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孙俪,放弃抵抗

时间:02-2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27

孙俪,放弃抵抗

最近几年,有关孙俪容貌的讨论都不算友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将“如今的孙俪”与出演“甄嬛”时的孙俪进行比较。她的发型、眉眼、皱纹、身材、神态,仿佛身体上的每一处变化,都在表明“孙俪颜值下滑”。出演《甄嬛传》时,孙俪28岁。今年,孙俪41岁。13年过去了,众人还在回味“嬛嬛美貌,岂可辜负”,孙俪却早已走出去很远、很远了。出道20年,孙俪仍觉得自己能成为演员,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跟做梦一样”。不光她,妈妈和好朋友在看其电视作品时,仍会忍不住感慨:“你说,你怎么就能当上演员了呢?”找寻问题的答案,要将时钟拨回到另一个梦想破碎的时刻——18岁时,孙俪离开文工团,却没能如愿成为一名专业舞者。孙俪从小就喜欢跳舞。年幼时第一次被带进排练厅玩耍,她就会很自然地走到把杆前,面对着镜子附和音乐做表情、舞动身体。妈妈觉得女儿有天赋,送孙俪去少年宫学习舞蹈,从五岁到初中毕业,一学就是十几年。孙俪童年照对于舞蹈,孙俪是很热爱的,因为表现优异突出,她时常会跟着艺术团出访英国、美国、日本等国家演出,是弄堂里人尽皆知的“小小艺术家”,那时候她想,长大后自己一定要成为一名成功的舞者。循着这条路,孙俪初中毕业后报考舞蹈学院,不想考了两次全都落榜,问理由,老师说她虽然腿长还可以,但是头太大,看起来不协调,天生就不是跳舞的材料,学了也白费。一句话让笼罩在女孩头顶上的光环彻底粉碎,一直被亲戚夸“天资聪颖”的小艺术家,居然根本没有跳舞的天赋,对于孙俪来说,这种否定无疑是彻底的“失败”。孙俪(左三)在少儿舞蹈团可孙俪还是想跳舞,向往得不得了。妈妈只好托人四处询问,得知上海警备区战士业余文艺演出队正在招兵,只是宿舍地处偏僻,各项环境都很艰苦,恐怕不太适合女孩子闯荡。孙俪听后倒完全不担心,兴冲冲报名参加了考试,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她的脸上一整日都洋溢着笑容。人人都知道当兵苦,但孙俪妈妈从未听过女儿抱怨什么,打电话讲起训练生活,女儿永远乐呵呵的,唯一的抱怨就是饭不好吃、还不允许吃零食。妈妈舍不得,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着一背包好吃的去找女儿改善伙食。后来孙俪回忆,母女两个人躲在没人的角落偷吃一块小蛋糕,应该是军旅生涯里,自己做过最不遵守纪律的事情。孙俪少女时期孙俪是很听话的孩子,又或者说,在那样严苛的环境里,没有人会“不听话”,铁一般的纪律会让人时刻警惕“规矩”的重要性,即使离开很多年,这份严谨、仔细依旧影响着她的行为处事。当兵3年,孙俪参加过大大小小几百场演出,因为表现优异,还曾荣获二等功、三等功表彰。荣誉和舞台疗愈了日常训练、排练的艰苦,也让孙俪短暂忘却了,在考舞蹈学校时,考官对她说出的否定。未来要靠跳舞养活自己,她一直这样想。直到2000年,18岁的她退伍,被分配到某高级酒店里当服务员,梦醒时分,她终于意识到,“舞蹈不会成为我一辈子的事业了”。孙俪《幸福像花儿一样》剧照得知工作分配结果后,孙俪并没有去饭店报到,“那离我的专业太远了”,她心里清楚,自己还是要去做一些和舞蹈演出相关的事情。退伍后,孙俪一直靠拍广告、当平面模特赚钱。2001年,孙俪去新加坡参加了一个选秀比赛,并成功获得了亚军奖杯。当时的决赛评委是刘德华,演出结束后他还特意找到孙俪,询问她是否有当演员的想法,并表示想邀请她参演电影。新加坡选秀后台,刘德华评价孙俪对于新人来讲,“天王的肯定”是一个绝佳的走红机会,现实是,比赛之后也确实有很多新加坡的经纪公司主动找上门,可孙俪选择将这些全部拒之门外,那时她说:“我要离开新加坡,我觉得自己不属于那里。”孙俪是一个很勤奋的演员。这种“勤劳”不仅停留在不怕吃苦,踏实工作的表层意思,更精准地描述了孙俪心底对于“表演”这件事的韧劲与较真。新加坡选秀比赛结束后,孙俪很快收到了海润公司演艺部的邀约,对方以“海岩剧女主角候选人”为条件,邀请孙俪签约,并安排了一场她和编剧海岩、导演丁黑的见面。从新加坡飞往北京当天,航班因天气原因延误了3个小时,在机场等待起飞的时间里,孙俪买了一本小说以阅读打发时间,而这本小说就是《玉观音》。命运时常会安排一些极具戏剧性的片段,后来孙俪说,应该是表演选择了自己。孙俪出道初期导演丁黑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到孙俪的样子,那时候她刚刚19岁,素面朝天,穿着一件白色上衣和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干干净净的,眼睛里盛着满满的灵气。丁黑一眼就记住了这个女孩,在他看来,安心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单纯、聪明,同时又很倔强。但这只是导演的想法,在公司层面,孙俪并不是《玉观音》唯一的女主角候选人。当时一起争夺“岩女郎”的新人演员有很多,公司为她们安排了大量表演课程,除了基本的声、台、形、表,还有跆拳道、射击,开车等技能培训。最终,在高强度的训练面前,能坚持下来的只有孙俪一个人。孙俪《玉观音》剧照除了公司安排的“向外”课程,孙俪还做了许多“向内”的找寻。剧里的安心和孙俪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为使表演更立体,她询问了周围所有人对于角色的理解,然后做成表格一一理顺。之后为了靠近安心“单身妈妈”的形象,她又拿着地图满大街找妇产医院,体验和观察感受初为人母的心情。2001年,孙俪作为演员的第一场戏,在丽江的一座吊桥上开始。导演丁黑坐在监视器前,看着她背着孩子从远处走来。就这一个镜头,丁黑悬着的心瞬间落地,“这个女孩演戏能成”。那是孙俪演艺生涯的起点,“勤”与“灵”,成为这个新人演员身上最闪亮的标签。孙俪演艺生涯的第一个镜头很多人都认为孙俪是天赋型演员。非科班出身,一出道就凭借海岩剧走红,还曾受邀出演韩国歌手Rain的第一支中文歌曲mv,演艺道路上的每一部戏都是“响当当”的作品,在外人看来,这就是“运气”加“天赋”得到的结果。对此,孙俪深表同意。“老天真的眷顾我,它真的给了我很多。”她总是这样说,而后又赶紧补上一句,“幸好我也没有辜负这份眷顾”。对于表演孙俪很有天赋。少年时她在父母的争吵中长大,12岁时父母离异,她和母亲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母亲一个人打两份工把她拉扯大,个中心酸和艰难,不用详说,也可体会。并不顺遂的成长经历,让孙俪从小就有察言观色、揣度人心的能力,这种捕捉细节的本能,时常会帮助她一眼看见剧本角色的性格和底色,所谓“天赋”便是如此。孙俪《玉观音》剧照可这种“感觉”是不可控的,在表演中,错位和错误都不可原谅,因此才需要用“努力”去验证和表现对于角色的感悟。《玉观音》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至今都记得孙俪作为“安心”的日子:每天最早上班,最晚收工,即使回到酒店休息,她也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背台词、对着镜子练习表情。因为没有学过表演,孙俪的表演没有任何技巧。拍打针,要实打实地抽血;拍打戏,那就一遍遍地撞门、摔跤;拍哭戏,一条不行就再来一条,即使拍了十几遍,等到导演再喊出“开始”时,她仍能对着镜头撕心裂肺地重新哭一次。作为新人演员,努力和拼命是成功的前提和基础,然而这之外,孙俪勤奋的动力,其实更多来源于内心的焦虑和恐惧。孙俪《玉观音》剧照孙俪始终记得一件小事,那时她在文工团,被选中作为领舞参与一场非常重要的演出汇演。她内心很骄傲,认为以自己的能力,即使不认真练习,也可以顺利完成表演。初次审查时,孙俪表现得并不好,下了舞台,领导告诉她,如果下次审查还是这种水平,那就换人,不需要她上台了。孙俪吓得嚎啕大哭,回到排练厅疯狂练习了一个礼拜,最终才保住了领舞的机会。那次之后,孙俪深刻地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一定属于自己的,“天赋”和“机会”都是上天赐予的短暂的幸运,如果不用勤勉“挽留”,它们随时都会被收走。这种感觉至今仍伴随着孙俪,对于表演她始终不敢太自信:“我不是一个很有创造能力的人,所以必须要把整个剧本读透,了解角色和其他人物的关系。中间不能断,不能大改,不然我就全乱了。”孙俪、佟大为《玉观音》剧照拍摄《甄嬛传》时,孙俪有将近900场戏,光是剧本就有50多本。导演郑晓龙担心她太辛苦,为她准备了2个替身演员,132天以后全戏杀青,她一次都没用过。《甄嬛传》的编剧王小平第一次看见孙俪,就是在剧组酒店的房间里,孙俪连外套都没来得及脱,就抱着厚厚一沓剧本跑进来,问她能不能聊一下角色,打开剧本,上面满满当当全是孙俪做的批注,字数比台词都多。孙俪《甄嬛传》剧照后来,郑晓龙、王小平又和孙俪合作了《芈月传》,再一看剧本,标注更多了。对比甄嬛,芈月的一生更具传奇色彩,剧本体量更大,孙俪提前两个月就把所有台词都背了下来,还到复旦大学请历史系的教授讲解先秦历史。孙俪、刘涛《芈月传》剧照进组拍摄《芈月传》时,孙俪的女儿“小花”刚刚出生4个月,她进组工作5个月,因为担心破坏角色感觉,她只回家看望过女儿2次。她近乎是以最笨拙的努力方式,保护着自己感知角色的天赋。她不愿将努力称之为“敬业”,每一份工作都需要认真对待,对比之下,她更习惯自评勤能补拙:“每次一听到别人说「孙俪出品,必属精品」我都头皮发麻,一部戏的成功应该是所有人的功劳,我只是做了一个演员应该做到的。”孙俪《芈月传》剧照尽管已经过去13年了,很多人在提起孙俪时,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甚至唯一的标签,仍然是“甄嬛娘娘”。2012年,《甄嬛传》首次播出,一夜爆红。在之后的日子里,这部电视剧以千百种形式活跃在互联网上,经久不衰,常看常新,一度被认为是“国产宫斗剧天花板”。作为“甄嬛”的扮演者,孙俪凭此收获了事业的新高峰,同时也囿于其中——此后,孙俪出演的每一个角色都免不了被拿来和“甄嬛”比较,就连孙俪本人也逃不过。孙俪《甄嬛传》剧照“在所有出演过的角色中,你觉得哪一个最接近你本人?”在某次采访中,主持人问到。“肯定不是甄嬛。”孙俪斩钉截铁。快速地否定不代表着急撇清,而是在孙俪看来,自己与甄嬛的区别显而易见。在戏中,甄嬛一生都困于紫禁城里,头顶是四四方方的天,脚下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深宫长街。17岁时,她真心爱过皇上,不求封号地位,只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只可惜最是无情帝王家,日后种种过错、错过,让她一生都在爱而不得、战战兢兢。虽然人人都称甄嬛是“大女主”,但抛开剧本的“爽文”框架,细看人物,甄嬛的本质仍然是一个喜怒哀乐、荣辱成败都依附男人宠爱的女人。孙俪、陈建斌《甄嬛传》剧照戏里的甄嬛一生都在为别人活,出身、进宫、沦为废妃、重回皇宫,她始终“没得选”。这明显不是孙俪面临的处境,她其实很擅长自己做决定。孙俪不太容易被环境左右,“我是一个很自我的人”。《甄嬛传》播出后,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周围人都劝她不要那么着急结婚生子,可孙俪并没有过多的纠结:“我特别喜欢孩子,也很期待成为母亲。当时想,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以后不做演员了,我可以接受。”孙俪与儿子等等、女儿小花事实证明,那个“最坏的结果”没有发生,儿子等等出生后,孙俪产后复出接拍的第一部作品就是《辣妈正传》,凭此她斩获白玉兰“最佳女演员”奖杯。孙俪没有刻意地让自己活成“大女主”,她只是遵从内心,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对于做下的任何决定我都不后悔,也不害怕犯错。我一直往前看,越来越相信,只要把自己做好、修炼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孙俪、张译《辣妈正传》剧照《甄嬛传》之后,每年有超过300个剧本递到她眼前,但真正能吸引她的寥寥无几。她不喜欢重复,所以甄嬛之后,她拒绝了所有清宫剧的邀约。期间,她也曾尝试为了迎合市场接拍一部自己并不喜欢的戏,结果整个拍摄期间她都无比焦虑,整夜失眠。这次非常糟糕的拍戏体验,让孙俪记忆深刻。那之后她告诉自己,接拍的每一个角色必须是“发自内心地喜欢”,这样即使失败,也不遗憾。《那年花开月正圆》中的周莹如是,《安家》中的房似锦、出演电影《影》亦是如此。“我一直走得很慢,一年一部戏,有时候两年一部戏。”孙俪说,自己从来不为“曝光率”纠结,“戏多戏少都是自己愿意的”,做事情还是要遵从自己“心”的选择。孙俪《影》剧照时至今日,有关《甄嬛传》是否会成为孙俪演技巅峰的讨论仍在继续。孙俪理解观众喜欢比较的心理,同时又不太认同所谓“演技巅峰”的解读。人生是一段很长的旅途。80岁再回头看“甄嬛”,她想,那也不过只是普通的一站。2021年电视剧《理想之城》播出后,对于孙俪容貌、形象的争议几次冲上互联网热搜。这一年,孙俪38岁,面对舆论反复争论的“少女感”,她感到很诧异。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她说:“一个每天花两三个小时来捯饬妆的人,和一个每天花5分钟刷牙、洗脸就要出门的人,是不一样的。”这就是甄嬛和苏筱的区别。孙俪《理想之城》剧照在孙俪看来,《理想之城》中的苏筱,就是一个每天都周旋在生活与生存之间的普通人,那她要呈现的,理应是一张普通的脸。这张脸是未曾经过“精修”的,是有皱纹、有缺点,却很真实、极具生命力的样子。也正因如此,孙俪选择素颜出镜,她并不惧怕舆论对自己容貌的讨论,在娱乐圈里,她是为数不多直白表达不喜欢“少女感”的人,在她看来,那是对当下的否定。人都会变老,那都是不能避免的,她选择坦然接受。“我从前觉得40岁是非常恐怖的年纪。但真的走到那里才发现,会有别的东西托住你,让人不惧怕任何改变。”而对于孙俪来说,这个稳稳托住她的东西就是“家”。孙俪、邓超一家四口父母离异后,孙俪一度很怨恨父亲。听说父亲下岗后没有工作,生活处处不如意,她本以为自己会很开心,可当真的看到头发花白的父亲佝偻着腰干体力活时,她还是会当街痛哭。她曾以为“恨”是自己无法原谅父亲的理由,直到认识邓超,即将组建自己的小家庭时,她才恍然发现,有爱才有恨。所以,孙俪释怀了。她主动和父亲打开僵局,在取得妈妈的同意后,她还出钱为父亲、继母一家买下新房子,承担同父异母的妹妹所有学费。“恨一个人,你永远得不到幸福,但「爱」会让一个人获得真正的宁静。”童年孙俪与妈妈合影人到中年后,孙俪尤其看重“静”的力量。在不需要工作的时间里,她将自己全部交给生活。她乐于尝试一切新鲜事物。毛笔字、瑜伽、中医、阅读、养生……这些爱好都很“慢”,可以给予她深呼吸的时间,“人还是安静一些好,安静可以帮助人更了解自己”。孙俪有一个“神奇的本子”,里面记着每一天需要做的事情。从前本子里只有她个人的工作、生活,后来又加上了“邓超的日程”,如今又多了儿子等等、女儿小花的事情。孙俪很满足这种被“家”填满的琐碎日子,热气腾腾的,让她觉得自己实实在在地活着、爱着。那是她人生的“底座”,哪怕外面已经狂风大作,只要“底座”还在,那她就永远不必担心自己会随风消散,工作、生活,都是如此。还是要过一种安稳的、安静的、安心的生活。孙俪再三强调。若要问她为何如此执着“平稳”的状态,她又很难用只言片语解释清楚。答案理应是庞大且复杂的,以至于孙俪要走完这缓慢的一生,才能给出一个并不精准的答案。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