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知否:盛家三兰的五次交锋,早就暗示了,墨兰会成为边缘人物

时间:12-07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4

知否:盛家三兰的五次交锋,早就暗示了,墨兰会成为边缘人物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人物解读第一百二十八期:墨兰,一个被林姨娘养歪的孩子。可没人知道,在如兰和明兰心里,早就认定了墨兰心思不好。01很多人都觉得,孔嬷嬷审判会上的墨兰,公然与华兰和如兰为敌,华兰才会在出嫁前嘱咐如兰:“你我一母同胞,纵是往日吵过嘴,难不成姐姐会害你?以后你莫要动不动与墨兰争吵,那死丫头惯会惺惺作态,心思又机巧,你不免吃亏。大不了你不与她玩便是,以后若闷了,去找六妹妹吧。”可墨兰被盛家姐妹团抛弃的真正原因,是在华兰出嫁后,她与如兰、明兰的五次交锋。02第一次交锋:惹事精墨兰想挑拨如兰和明兰不和。明兰被盛老太太养在身边后,盛老太太以明兰身子不好为由,免除了她对王氏的请安。为了不显示自己的特殊,明兰搬出寿安堂的第二天,就积极履行了向王氏请安的义务。可盛老太太与明兰祖孙俩还不适应分开,所以,明兰在寿安堂与盛老太太吃完早饭后,就去给王氏请安了。然而,明兰到了王氏的住处,就瞧见如兰和墨兰早就到了,只好笑道:“两位姐姐好,瞧着是我迟了。”对于明兰的话,如兰没有什么反应,倒是墨兰当即冷笑一声:“六妹妹是老太太的心头肉,便是迟了会儿有什么打紧?难道太太还敢为了这一刻半刻的迟,来责罚妹妹不成?”当初,墨兰是进寿安堂第一人选,可没想到,却被明兰夺了头筹,她心里有气也难免,可仔细品味墨兰的这句话,却是处处藏针。其一:明兰请安迟到,若是王氏因此罚了明兰,就是打盛老太太的脸。盛家的人都知道,王氏与盛老太太的婆媳关系并不和睦,王氏为明兰收拾暮苍斋时,盛老太太还曾三次表示不满意。所以,明兰请安第一天,就因“迟到”被王氏责罚,那么,盛老太太定然不快,婆媳的关系也会变得更加糟糕。其二:若王氏没有责罚明兰,就是怕了盛老太太。王氏是个凡事都要做第一的人,如果因为明兰迟到没有责罚,让众人觉得盛家后宅掌权人是盛老太太。那么,王氏心中肯定不快。而王氏和盛老太太发生龃龉,不管哪一方胜了,墨兰和母亲林噙霜都会是最终的得利人,免费看了一场热闹。按照林噙霜的性格,她还会对盛紘小意温存,看似宽慰实则添油加醋。最后,盛紘还会觉得林噙霜懂事,又许给她好处。其三:挑起如兰与明兰不和。盛府后宅中,如兰是最不被盛紘看好的姑娘。她的性格与母亲王氏一样耿直,遇到事情,自己就先爆炸了。而墨兰的话里暗藏着明兰这个爹不疼又没娘的小庶女,有盛老太太护着,请安这种大事迟到,连当家主母王氏都要忍让,就是打嫡出一脉的脸面。那么,一直以嫡女自居的如兰,肯定会对明兰心中有气,从而与明兰较劲。只是,墨兰的算盘打错了,明兰不是她记忆里懦弱的小孩子,还立刻反驳道:“四姐姐一大清早好大的火气,听姐姐说的,若是不责罚我,便是太太没胆量,若是责罚了我,老太太未免觉着不快,姐姐一句话可绕上了两位长辈呀。”如兰立刻明白,墨兰遇到对手了,而对手的对手就是朋友。于是,如兰立刻喜滋滋地挽上了明兰的胳膊说道:“六妹妹以前身不好,叫老免了她给母亲请安,今日第一次来迟了也没什么?适才香姨娘服侍我娘吃过早膳后,刘妈妈找母亲有事,几位姨娘也叫去了,这会儿也还没出来呢,不妨事的!”这个小插曲很快结束了,明兰也点破墨兰,自己不会与她争。但是,墨兰不与会如兰、明兰为伍的立场,也就此表明。03第二次交锋:醋王墨兰故意引导如兰,让她觉得明兰接受外男礼物。原著中,齐衡刚到盛家家塾中读书时,墨兰与如兰就动了心思。第二天一早,墨兰和如兰来寿安堂请安时都故意早到,并提出与明兰换座位。因为,明兰的前桌是齐衡。不过,明兰不想得罪两个姐姐,就拒绝了。然而,平宁郡主却以男女大防,暗示盛紘,不想齐衡与盛家的女孩过多接触。如兰恳求王氏,让她继续读书,被王氏骂了一通,还下令——以后但凡那齐衡在府里,不许五姑娘出葳蕤轩一步,不然,家法伺候。爱而不得,不是成为了人们心中的白月光,就是朱砂痣。而齐衡此时在如兰的心里,就是白月光。然而,墨兰和如兰一起来明兰的屋子里做客时,她故意指着那个白玉罄娇声道:“这就是元若哥哥送你的那个贺礼吧!”这句话一出,如兰定住了眼珠,盯着那个磬足有半响,然后又看着明兰再半响,那眼神让明兰背心一阵冷汗。墨兰见到如兰上道了,就立刻乘胜追击:“六妹妹真是好福气,让元若哥哥这般惦记,姐姐我搬入葳蕤轩时可没见他送乔迁之礼呀;元若哥哥对妹妹如此厚爱,不知是什么缘故呀?”墨兰的确是有一副水晶心肝,对于挑拨这件事,她运用的是炉火纯青。其一:齐衡那般品貌和家世,绝大多数女孩子都会动心,可齐衡却对明兰偏爱。其二:若是齐衡与明兰有了感情,明兰是庶出就压在了如兰的头上。那么,如兰怎么会服气。其三:这件事若是借如兰的手闹到盛紘的跟前,那么明兰就倒霉了。其四:明兰是盛老太太身边的姑娘,明兰倒霉,意味着盛老太太不会教养女孩。机警的明兰立刻反击:“对呀?这是什么缘故,五姐姐你知道吗?”明兰这样做,无非是先平复如兰的情绪,然后再把她拉成同盟军,墨兰的算盘自然就落空了。如兰也很给力,她懂得两害相权取其轻,就大声道:“这还不简单,齐家哥哥在寿安堂时常与六丫头一处吃饭,当她是小妹妹呢,母亲说了,咱家与齐家有亲,都是自家兄妹!”于是,墨兰又输了,明兰又借机说了墨兰对齐衡做的事情::“难怪往日里四姐姐三天两头往家塾里送点心给元若哥哥,原来是自家兄妹呀!”如兰利剑一般的目光射向墨兰,墨兰涨红了脸,大声道:“你胡说什么?我是送点心给两位兄长的!”墨兰瞬间破防,而明兰转守为攻,完全是为了自保。04第三次交锋:墨兰为了认识高门公子,就不顾名声,想要去参加诗会。原著中,墨兰、明兰、如兰跟着盛老太太和王氏去庙里上香时,听到有人说梅林里有诗会。于是,墨兰故意以参观九龙壁为由头,一步步地向梅林走去。明兰瞧出了墨兰的心思,就极力阻止,如兰起初明不明白,可联想到墨兰整理衣衫的举动,突然惊醒大声道:“再往前走,可便是梅林了,这会儿那里当有一群人在办诗会呢;叫人瞧见了不好吧。”墨兰柔柔一笑,光明磊落地道:“咱们只管自己看石壁,与旁人有何相干;便是瞧见了也无妨。”可如兰清楚墨兰的性格,就和明兰极力阻止。最后,明兰往墨兰身上丢了一块泥巴弄脏了衣裙,才作罢。自私的墨兰与如兰、明兰的三观彻底发生了分歧。因为,如兰和明兰从不想着为了攀高,做出私会外男的举动。更不会用盛家的清誉,给自己换个未来。05第四次交锋:墨兰看似为明兰出头,实则故意火上浇油。康元儿在如兰处吃到了明兰送的白茶,就理直气壮的向明兰讨要,若明兰不给,她还会向王氏告状。墨兰却娇笑道:“哟,康家姐姐,我这六妹妹最是实诚,就那么点儿茶,自家姐妹还不够分呢,自然先里后外了。”康元儿是康姨母的嫡次女,她的尖酸性格与康姨母如出一辙,自幼颐指气使惯了,墨兰的做法,无非是火上浇油。可康元儿也是个蠢笨的,她的矛头始终对着明兰:“送东送西,连大姐姐家的文缨都有,就是没我的份!敢情妹妹是瞧不起我,我倒要与姨母说道说道。”康元儿还故意把矛盾升级,并说给如兰听:“都说妹妹孝顺娴淑,给我娘做两幅帐子,就是这般推诿么?还是瞧不起我娘?”按照康元儿的话,明兰瞧不起康姨母就是瞧不起王氏,也是瞧不起如兰。若康元儿告状,王氏为了面子处罚了明兰,恐怕盛老太太从宥阳回来,又会是一场好戏。幸好明兰提醒如兰,要给华兰的儿子做肚兜。每次明兰给华兰做东西都是两份,一份说是如兰做的,如此在来往的亲眷中,如兰也可显得十分贤良淑德。于是,如兰选择闭嘴,墨兰想看的好戏,也最终落空。而墨兰在外人的面前,故意挑拨自家姐妹不和,注定是把自己越推越远。06第五交锋:看似挑拨,却验证了她日子不如意。墨兰、如兰与明兰的第五次交锋,是在如兰回门时。墨兰故意拿屋子说事,点出明兰是几个姐们中,最有福气的那个。要知道,明兰要嫁的顾廷烨,本来是要娶如兰的。只可惜,如兰没有抓住机会,放走了金龟婿,还嫁了个落魄进士。明兰知道墨兰的意思,因为,姐妹出嫁后,日后往来的日子就少了。所以,墨兰抓住机会,继续给如兰和明兰制造矛盾。然而,明兰却笑着说:“婚姻大事,妹妹只知听父母亲长的吩咐。”只是,与文炎敬私定终身的如兰,忘记了自己的婚事是怎么来的,只捂嘴轻笑道:“那是!婚姻大事自然要听父母的,哪能自作主张呢?”墨兰吃了干瘪,继续追击:“五妹夫殿试已毕,不知欲作何打算呢?”文炎敬毕竟没有家世,如兰说了文炎敬的仕途规划后,墨兰立刻娇笑道:“这有何难,回头你好生托托六妹妹,别说个把知县知府,再高的官位也是没准的!”然而,墨兰的最终目的,不过是继续离间如兰和明兰。其一:墨兰与明兰的夙愿不是一天两天的,墨兰又好面子。所以,她是不会求到明兰面前。其二:女孩子都有虚荣心,即使如兰为了爱情下嫁,但是提到真金白银和权势,如兰难免会自卑。所以,用顾廷烨的高官厚禄,讽刺如兰夫家的落魄,会让如兰产生嫉妒,从而远离明兰。而墨兰的心思就是,自己分不到好处,自然也不想如兰分到。07原著中,华兰和如兰姐妹俩来明兰家里串门时,嬉笑闲聊,惬意之极,可她们谁没有提到墨兰。因为,她们愿意忘却,但不能轻易原谅。很多人是觉得墨兰私会梁晗,才被盛家三朵小花所排斥的。孔嬷嬷的那句“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华兰、如兰和明兰谨记在心。而墨兰只是听了一个热闹,就将这句话抛之脑后。甚至,墨兰将自己与三朵小花放在了对立面上,一点点成为盛家姐妹团的边缘人物,直到彻底出局。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