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

时间:03-05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95

“加沙没有无辜平民,全是恐怖分子”,她回国后改口,网民傻眼

综合《以色列时报》、路透社等2023年12月31日报道,在被哈马斯释放回到以色列的一个多月后,21岁的法裔以色列女子米娅·谢姆近日在接受以媒采访时,对于其在加沙被哈马斯囚禁时期的生活,出现了迥然不同的说法。当地时间2023年10月16日,米娅·谢姆出现在哈马斯发布的首个人质视频中谢姆是哈马斯首个公布的人质视频中的主角,因此在全球范围获得诸多关注。当地时间2023年11月30日,她成为暂时停火期间被哈马斯释放的第七批人质之一。在被移交给红十字会时,谢姆称哈马斯对自己“非常友善”。而一个月后,她在接受以色列电视台采访时却突然改口,声称人质视频是自己被迫拍摄的,哈马斯武装人员不仅不给她吃饭,还“用眼神侵犯她”,哈马斯枪手的妻子和孩子也对她“充满敌意”。她还说,关押监视她的整个巴勒斯坦家庭都与哈马斯有牵连,“那里的每个人都是恐怖分子,无辜平民是不存在的。”图为米娅·谢姆接受电视台采访 图/两档节目视频截图两次说法完全南辕北辙,令不少关注此事的网民感到费解。更有网民关注到《以色列时报》中披露的一个细节,发现谢姆在两次以媒采访中说的话前后矛盾。“她对以色列12频道说自己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做了手术,但在13频道又说哈马斯对她进行了麻醉。谢姆,你能解释一下吗?”网友发现谢姆在两次以媒采访中说的话前后矛盾,图为网友的评论截图在《纽约时报》、美联社等西方媒体此前的报道中,不少获释人质曾表示“哈马斯对他们非常友善”,尽管条件艰苦,仍尽可能地满足了他们的各种生活和医疗服务要求。据英国“天空新闻网”报道,85岁的以色列老奶奶约赫夫德·利夫希茨是获得释放的头几批人质之一,离开时她和哈马斯蒙面武装人员握手告别,并解释称此举是因为“哈马斯对待人质非常友善”。当时她的这番话在以色列引发轩然大波,但其儿子力挺母亲,并坚称母亲表达的是自己的真实想法,她绝不会按照别人的要求发声。来源 | 观察者网延伸阅读最致命的遭遇战中,三名人质赤裸上身、挥舞白旗,却惨遭误杀三名逃脱绑架的以色列人质出现在加沙北部的街道上。他们赤裸上身,挥舞白旗,向来到附近的以色列部队靠近。被囚两个多月来,获救的机会第一次近在咫尺。过去两周,他们所在的舒贾耶社区一直是以色列国防军与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激烈搏杀的战场。几天前,以军精锐戈兰尼步兵旅的9名士兵在此地遭遇伏击阵亡。“恐怖分子!”一名士兵感到威胁,大喊着扣动了扳机。两名人质当场死亡,剩余一人受伤后退回了建筑物内。“救救我!”他用希伯来语发出求救。尽管现场指挥官勒令部队停止射击,但仍有士兵不顾命令开枪,打死了第三名人质。“这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当地时间12月16日,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哈勒维在事发一日后发表讲话,表示对事件负责。哈勒维说,向举白旗者开火违反了交战规则,但他指出以军正在“交战中”且“承受着压力”。随着越来越多的报道称人质在囚禁期间死亡,街头示威活动不断增加。人质家属批评当局在达成新的换俘协议上不作为,并要求内塔尼亚胡下台。据以色列官方披露,目前仍有约129人被扣押在加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引述消息人士指,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负责人已与卡塔尔首相兼外交大臣穆罕默德会面,希望重启释放人质的谈判。据悉,这次会面是在以军误杀人质之前商定的,但这一事件加剧了对话的紧迫性。以色列人质谈判专家葛森·巴斯金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以色列需要积极寻求新的协议,即使这意味着释放双手沾满以色列人鲜血的囚犯。“如果以色列政府因为不愿意与哈马斯达成协议,而致使其无辜公民被杀,以色列社会将很难从这一打击中恢复过来。”图为三名被以军误杀的人质(资料图)“最致命的遭遇战”位于加沙城东部的舒贾耶是飞地最古老的社区之一,面积约7平方公里,战前有11万人口。该地也是距离以色列最近的加沙社区,其东郊距离以色列定居点只有大约800米。在当地人眼中,舒贾耶是“勇敢者的社区”。2014年加沙战争期间,入侵舒贾耶的以军遭到巴勒斯坦武装分子的猛烈反击,造成16名士兵阵亡。当时,一辆载有7名戈兰尼旅士兵的装甲运兵车被击中,全员阵亡。其中一位士兵的遗体被哈马斯劫走,至今仍未归还。在以色列媒体笔下,舒贾耶则是“恐怖主义的堡垒”和“加沙地道网络的首都”,“所有的房屋、清真寺、诊所、学校和托儿所都是恐怖分子据点的掩护”。据悉,10月7日的袭击很可能就是在舒贾耶策划和发动的。为了建立一个缓冲区,以色列军方打算“拆除”舒贾耶。在近两周的战斗中,以军第188装甲旅和戈兰尼步兵旅兵分两路,分别从舒贾耶的东部和西北方向进攻哈马斯的精锐舒贾耶旅。“几乎没有一栋矗立的建筑,房子都变成了一堆废墟。混凝土碎片、砖块、家具……混杂在一起。一切都支离破碎。”12月12日,随同部队探访舒贾耶的以色列记者奥德·沙洛姆写道。当天,一小队戈兰尼步兵在搜索一栋建筑时,遭到哈马斯战士的伏击,与大部队切断了联系。担心士兵被俘并被带入附近的地道,指挥官率大部队包围大楼,展开营救。9名士兵在战斗中丧生,包括两名以色列国防军高级指挥官。这是这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两个多月以来,以色列国防军遭遇的“最致命的遭遇战”。在地面行动中死亡的以军士兵人数,增加到115人,目前仍不清楚哈马斯在这场战斗中的伤亡情况。以军近期一再声称,他们已经打破了哈马斯在加沙北部的指挥体系,杀死了数千名武装分子。但这次伏击事件显示,在地面战斗开始一个半月后,以色列国防军仍然没有控制加沙北部。以色列国防军军官表示,随着战斗加剧,越来越多的巴勒斯坦武装分子伪装成平民袭击以军士兵,使得在战场上识别人质的工作变得十分困难。伏击事件发生三天后,当手无寸铁的人质向以色列部队靠近时,以色列士兵射杀了他们。在搜查三人生前藏身的建筑时,以军发现了一块脏兮兮的白布,上面用食物残渣写着“SOS”和“救命,3名人质”的字样。阿维·沙姆里兹认出那是儿子阿隆的笔迹。他认为,曾在军中服役的儿子凭借对哈马斯隧道的了解,策划了这次逃跑计划。图为三名人质用食物残渣写下的求救信号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赫希特在接受英国天空新闻台(Sky News)访问时表示,在加沙杀害三名人质的士兵违背了战争规则,但军方将“尽一切可能的方式”为他们提供支持。批评人士认为,误杀人质事件反映出以色列军队内部令人不安的模式。“这不仅是悲剧,还是战争罪。”以色列评论人士纳胡姆·巴尼耶写道,国际法禁止射杀任何举白旗的人,以色列人必须更严格地要求自己。此外,以军对此类事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或进行有意义的调查,导致了一种“有罪不罚”的文化,以及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普遍的、不受控制的暴力行为。此次战争给加沙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死亡和破坏,超过1.8万巴勒斯坦人被杀,230万人口中有80%以上流离失所。约旦河西岸也陷入动荡。据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表示,以色列安全部队在约旦河西岸杀害了271名巴勒斯坦人,包括69名儿童。这是自联合国有记录以来,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遇害人数最多的一年。近期,美国总统拜登开始改变对内塔尼亚胡政府的语气,批评以军对加沙“狂轰滥炸”。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引述匿名美国高级官员指出,拜登政府希望以色列在明年1月前缩小行动规模,利用机动部队有针对性地袭击哈马斯据点及其头目。但迄今为止,内塔尼亚胡没有表现出放弃当前战略的迹象。内塔尼亚胡坚持认为,对哈马斯施加军事压力才能将该组织推向谈判桌,并将12月初110名人质获释归功于以色列的军事行动。然而,人质家属越来越担心,军方的行动正在危及剩余人质的生命。一名人质家属在接受以色列陆军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误杀三名人质的事件表明,“压在(哈马斯加沙领导人)辛瓦尔脖子上的压力,也落在了人质的身上”。战与谈的新一轮博弈“你们声称掌握了情报,但事实是我们遭到了炮击。”一名与孩子一同被释放的母亲向内塔尼亚胡控诉道。近日,一份获释人质及人质家属与内塔尼亚胡会面的录音被泄露给媒体。一些在停火协议框架下被释放的人质表示,以军对加沙的袭击危及了他们的生命。据以色列新闻网站Ynet报道,这名获释的母亲在录音中表示,在被哈马斯押往加沙的途中,军方的直升机向他们开火。此外,他们在加沙的关押场所也不断遭到炮击,有人质因此受伤。一名获释人质的家属向内塔尼亚胡表示,他的亲人“一直受到以色列国防军炮击的威胁。你坐在我们面前,向我们保证他们的生命不会受到威胁。他们不仅仅被关在地道里,也会在街上。他们坐在驴车和汽车上。你们根本没法在街上认出他们”。图为哈马斯释放以色列人质(资料图)另外一名被释放的年轻女性表示,仍被困的人质身体和精神状态非常糟糕,活在“借来的时间里”。“每天都是轮盘赌。你们为什么不释放(巴勒斯坦)囚犯?把他们全部释放,把他们(人质)带回来。”战争初期,约有5600名巴勒斯坦人被关押在以色列的监狱里。如今,这一数字已急剧增长至7600多人。这些囚犯中,有559人因谋杀以色列人而被判终身监禁,另有130人因参与10月7日袭击被捕。巴斯金表示,在战争初期,哈马斯就非常清楚地表明,摆在桌面上的交易是用所有人质交换所有巴勒斯坦囚犯。“释放这些人存在危险。但留在加沙的以色列人质面临更现实的生命威胁。”自12月初释放人质换取停火的谈判破裂以来,以色列与哈马斯的正式谈判尚未恢复。但卡塔尔和埃及仍在继续扮演协调者的角色,向哈马斯抛售新的提议,以争取更多人质离开加沙。在此前的谈判中,卡塔尔与身处多哈的哈马斯政治官员对话,由后者将信息转达给该组织在加沙的领导层。由于流程繁琐,且加沙的网络和手机信号时常被切断,从哈马斯那里得到一个答案经常要耗费多天时间。如今以色列加大了追捕哈马斯领导人的力度,使得谈判变得更加困难。巴斯金指出,在此前的谈判中,哈马斯是更积极的一方,以色列则非常被动,“基本通过协调人获悉对方的要求,要么拒绝,要么接受”。但停火谈判破裂两个多星期来,双方均未表现出重启谈判的强烈意愿。12月18日,哈马斯驻贝鲁特高级官员奥萨马·哈姆丹表示,哈马斯已告诉卡塔尔和埃及调停人,除非以色列停止在加沙的战争,否则该组织不会恢复与以色列的人质谈判。一些媒体引述埃及官员的说法指出,哈马斯方面表示,如果向加沙的援助增加一倍,且以色列停火,哈马斯愿意释放更多人质。同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沟通协调员约翰·科比对媒体表示,谈判尚未达到达成协议的程度。自地面行动展开以来,以色列国防部仅成功解救出一名人质。在停火协议破裂后,以色列国防军从加沙带回来的都是遗体。舒贾耶的人质误杀悲剧,进一步增加了人质家属的焦虑以及对军事行动的怀疑。特拉维夫街头的抗议活动再次升级,要求当局与哈马斯达成协议释放剩余的人质,无论该组织开出了什么条件。释放人质一事仍缺乏进展之时,据报以色列已开始用海水淹没加沙的一些地道。以色列向美国通报称,该进程还处于“有限度的”“谨慎的”测试阶段,如果试验成功,以色列将加大灌水力度。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