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为推进注册制改革的落地,建议对新股实行一股两制

时间:03-08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02

为推进注册制改革的落地,建议对新股实行一股两制

春节前的A股出现了V型大反转,一波酣畅淋漓的暴力大反弹让人神清气爽,笼罩了2年之久的熊市阴影出现了消散的曙光。 直接诱发原因就是证监会换帅,因为伴随着换帅而来的是国家队资金的大举入市,证监会主席已经明确表示必须介入市场:市场运行有其自身规律,正常情况下不应干预,但是当市场严重脱离基本面,出现非理性剧烈震荡,流动性枯竭、市场恐慌、信心严重缺失等极端情形时,该出手就果断出手,纠正市场失灵。 这个做法毫无疑问是正确的,这次的出手没有问题。 但在A股暴力反弹的同时,我关注到一个现象,那就是新股的上市数量大幅减少,龙年以来的IPO市场甚至是零上会零受理,还有12家公司撤回申请。 证监会表示要企业IPO不能以圈钱为目的,要全力把造假者挡在资本市场门外,将成倍大幅增加现场检查。 这种做法大幅减少了新股上市的数量,大幅减少了对股市的抽血,有力支持了最近的反弹,是受到大家欢迎的,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这么一来,我们的注册制改革基本就倒回去了,实际上回归了审核制时代,但杜绝IPO造假圈钱现象又是天经地义的。 但所有人都知道,注册制是利国利民的,是打造高质量资本市场,推动我国科技创新的核心举措。 所以我今天提一点建议,看看能不能在严管造假企业的同时,还能推进注册制改革。 中国股市自设立以来的30多年里都是审核制,运行的也没什么大问题,审核制下的上市乱象也有,但远远小于最近几年注册制导致的上市乱象,为什么我们非要改为注册制? 因为审核制的意思就是严加审核,让监管部门为股民把关,监管部门是有能力排除9成甚至9成5的带病企业的,但没有能力找出具备高增长潜力的黄金创业公司。 如果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有这个能力,那自己随便开家风投公司就能当亿万富翁,就没必要去证监会当审核人员了。 所以我们发现最近十几年中国崛起的那些家喻户晓的暴富龙头企业,不说全部,但9成到9成5都跑到大陆外上市了,导致真正享受到中国经济爆发式增长红利的是外国股民,而不是中国股民。 这不能说明审核制下的审核人员水平差,恰恰说明这些审核人员干的还很认真负责,因为能这么精准的筛除优秀企业那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同样可以显现出水平。 拒绝这些优秀企业在A股上市的同时,实际上审核员也拒绝了那些带病造假企业在A股上市。 但拒绝了那些带病造假企业在A股上市的同时,审核员也拒绝了优秀企业在A股的上市。 这就是审核制的一体两面,最后运行的结果就是我们的股民说企业上市纯属圈钱,有害无益,最好永久性禁止任何企业上市IPO,而与此同时外国的股市允许甚至欢迎我们的企业去上市,从来不说我们的企业是去圈钱的。 这种情况首先是把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都分润给了外国投资者,然后就是遏制了中国的科技创新。 因为科技创新依赖于大量的小微企业,而从无数小微企业里识别出黄金简直难如登天,比从排队IPO的企业里识别出黄金要难的多。 这些小微企业啥都没有,租个办公室买些桌子电脑,然后就拿个PPT到处演讲让别人给他钱。 站在旁观者视角,皮包公司骗子的行为和他们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对这些小微创新企业的投资只能依赖于风投,银行和不能亏损的国资做这个事那肯定是没法做的。 风投九死一生,绝大多数投资都是打水漂的,少数几个投中了龙头才能赚到钱,而这赚来的钱还不是钱,全是股票,需要通过企业上市才能变现退出。 只有顺利卖出股票退出了,且赚到了钱,这些风投公司才会去投其他的小微企业,否则必然关门不干。 但在审核制下,这些风投公司如果投失败了那自然就失败了,但哪怕投成功了也无法上市。 所以中国的优秀企业全部都去海外上市了,因为他们当年都拿了风投公司的钱,而风投公司有退出变现,把钱返还给投资人的需求。 把收益都分润给了外国投资者这还只是个小事,美国借自己掌控美股的优势给中国企业上市制造门槛,为风投资金退出变现制造阻碍,进而吓阻风投资金继续投资中国的小微创新企业,这才是大事。 而事实上美国确实也这么干了,中国的对策是国资牵头成立了风投资金。 能缓解问题,但无法解决问题,因为真正的小微创新企业国资确实是没法投的,否则引发的贪腐和国资流失问题比科技创新速度被减缓更加严重。 我国早就看出了这个问题,十年前就开始力推注册制了,但一直没能成功推动,最近几年强推注册制,引发了极为严重的IPO乱象,各种企业连装都懒得装,直接明晃晃造假来上市抢钱。 美股是注册制,为什么美国用注册制没事,我们用注册制就有事? 因为审核制代表强监管,但注册制并不代表无监管。 上市IPO签一堆材料就能进账几十亿,如果没有监管那是个人都会弄虚造假,美国的注册制确实说的啥监管部门只负责注册,不负责审核,但并不代表美国股市不对上市公司进行审核。 美国真正的审核,是市场审核,是全民审核,所有人都在盯着上市公司,千方百计给上市公司挑毛病找罪证。 能实现这一目标,是因为美股有做空制度,个人和基金都可以做空,这导致审核和监管上市公司有好处,发现了弄虚造假的上市公司直接开空单就可以合理合法的赚大钱,自然动力十足。 所以哪怕美股是注册制,弄虚造假的公司也不敢去美股上市,否则就是去交罚款的。 这个道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也说了很多年了,但我们A股实行不了,做空制度推了十年都原地踏步,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因为说了也没用,证监会确实推过,但推十年的结果是名存实亡。 最大的担忧就是害怕引发股市动荡,因为全面放开做空制度那必然会引发股市大幅向下波动,“稳步走”的心态导致的就是这十年来对做空制度的推进都慢如蜗牛,然后碰到几年一遇的熊市就只能停止并撤回做空制度,最终形成的结果就是十年后原地踏步,和以前几乎一样。 多空同源,做空的人一旦平空单就是多头,做多的人一旦卖股票就是空头,这个道理新股民确实不懂,但一说就懂,碰到熊市就骂空头是没有道理的。 但股市一旦下跌,老百姓就一定会痛骂做空制度,这里面最大的原因并不是下跌责任的问题,而是老百姓无法从做空制度里获得丝毫好处,只能单纯的被做空制度收割,那老百姓自然要骂,推行阻力自然会大。 就以这次被骂翻天的新股转融通为例,给大家讲一讲这个道理。 审核制下由证监会负责审核,弄虚造假的企业绝大部分都会被排除在外,而注册制下证监会不负责审核,注册下材料就能上市,这很明显是不行的。 而美股的注册制是通过做空制度来威慑和审核上市公司的,这道理证监会的人当然知道。 所以转融通制度允许大股东借出自己的股票,让别人可以融券做空新股,这是和注册制配套的。 但执行的结果却是一团糟,上市公司明目张胆的弄虚造假,压根体现不出做空制度可以威慑和审核上市公司的目标,所以证监会才紧急改回审核制,先去审核剔除那些弄虚造假的企业。 之所以出现这种和美股完全不同的执行结果,被老百姓骂的一塌糊涂,是因为转融通只允许大股东借出股票,不允许老百姓借出股票。 因为对新股的融券供不应求,所以大股东即便没有通过转融通变相减持,也轻松收获每年10~20%的融券利率,但买入和持有新股的老百姓不行,一分钱利息收不到,哪怕想长期持有也没有利息可以拿,被迫只能短进短出玩投机。 老百姓买入的成本就比大股东高,持有一年的成本又比大股东高10~20%,那怎么可能玩的赢这个游戏? 而转融通的另一面是投资者可以借入股票,融券卖出通过做空赚钱,这个又和老百姓没关系,因为提供的劵源极其有限,只有极少数人能借的到股票,很多新股的转融通其借劵者连机构带个人只有几十户,是需要“关系”才知道放劵时间的,而且都是秒没。 这种现状导致没有老百姓能通过转融通做空赚钱,出借股票收取高额利息的权利独属于大股东,而借入股票做空赚钱的权利独属于大资金,是少数人和少数人的游戏。 证监会当初这么设置,我估计是为了减少转融通的人数,因为人越少越好管,但实际执行的结果就是没有人愿意去举报上市公司,因为那些掌握上市公司罪证的人他融不到券,无法通过做空牟利,所以根本就没有举报上市公司违法乱纪的动力。 而在股市下跌的时候,因为转融通制度从头到尾都没有老百姓能从中获利,那自然就不会存在支持者,所以放眼望去全是反对的,大家通过痛骂转融通制度来发泄对股市下跌自身利益受损的不满。 要继续推行注册制,转融通是必须的配套制度,但转融通之前的制度设定是有根本性问题的。 我们要通过转融通来放开做空,不是为了做空而做空,单纯的做空对国家和人民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是希望做空制度能帮我们审核上市公司,用市场的力量来筛选优秀企业,不让那些真正的好公司被审核制误伤。 你想让虚假上市的IPO公司被无数人审核,想让其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那你就要让老百姓都能开得出空单,那你就要让花了大钱搜集材料的做空基金,能够开得出足以让其满意的空单数量。 提供足够数量的劵源,让想开空单的人就开得出来,这样的做空制度才有存在的意义,才能发挥出自己的价值,一个开不出空单的做空制度,盯梢好几天融到的劵还不够塞牙缝的做空制度,有和没有都一个样,名存实亡。 当然如果这么做,提供了足够多了做空劵源,那整个股市有大幅震荡的可能性,证监会是不会这么做的,我也不敢建议证监会这么做,当下的股市还是应该以大幅反弹为主,基本盘不能动,得先稳住。 但我提个建议,可以实行一股两制,新股新制度,老股老制度。 A股的存量上市公司,维持原审核制,也不放开做空制度,这样不会对A股的现状造成丝毫影响,审核制下的严监管对压制现存上市公司的再融资也是有好处的。 但对IPO的新股,执行新制度,提供足够的做空劵源,让想做空的人能够借到足够多的劵,然后促使其去找上市公司的毛病,同时也顺便打击游资爆炒次新股,恶意做多收割散户的老大难问题。 存量的A股是个超级巨无霸,新股与其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不动存量,只动增量,风险是完全可控的,哪怕新股被空单砸成渣都不会对大盘构成丝毫干扰,因为体量太小,而且证监会是可以掌控上市速度的。 这和当年改革开放是一个思路,存量不动,只在增量里进行改革,先划个小渔村出来,搞得好就继续搞,搞得不好也不会影响整体。 但新股体量太小,做多是可以无限的,有钱就可以挂单买入,做空却是有限的,你得有券源才能开空单,这就造成多空很容易失衡。 为解决这个问题,美国股市当年实行的是裸做空制度,允许投资者有钱就可以开空单,打了保证金之后就可以无限做空,让多单通过资金优势恶意狙击空单的意图无法实现,这个制度实行了百余年,让美国的注册制一直没出问题。 这个制度,我觉得A股是不敢实行的,步子可能迈的有点大,而且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自己都废除了裸做空制度,现在执行的制度是必须有人借出股票后,才允许你融券卖出股票,只允许做市商裸空。 鉴于此,我建议不放开裸做空,但允许老百姓持有的新股借出,让老百姓可以通过借出股票赚到利息。 不止是为做空制度提供劵源,同时也是在鼓励老百姓长期持有,我觉得允许老百姓长期借出股票收利息,比强制要求持有一定市值的人才允许打新要强得多。 而且你让老百姓可以通过出借股票获取收益,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利息,都会给这个制度带来支持者,借股票收利息的权利绝对不能是大股东的专属。 当然老百姓借出的那点股票是不够开空单的,所以在劵源出现不够的情况下,应允许大股东借出股票。 当然,即便持股的老百姓和大股东都允许借出股票,很多时候劵源还是不够,尤其是有人恶意做多爆炒次新股,或者这家公司被人掌握了明确造假证据的时候,融券的需求会远远超过供应量。 我们不能放开裸做空,但可以参考一下,允许券商在报经证监会审批后,获得证监会认为合适的裸空劵源额度,然后借给融券的人,凭空制造一批券源投入市场。 证监会觉得合适,这件事才能做,证监会觉得放多少券源入市场压制才合适,那就放多少。 现在有人爆炒次新股的时候证监会只能挨个打电话搞窗口指导,还被那些恶意做多的游资是干扰“自由市场”。 我觉得大可不必窗口指导来落人话柄,就按自由市场的规矩来,审批允许券商裸空一定额度的劵源,让其他市场主体借入后做空,以市场力量对抗市场力量。 还压不住,那就继续放大裸空额度,总有放够的时候,等市场回归正常了再收回裸空额度。 最后总结一下: 让所有买入并持有股票的人,都有资格借出股票赚利息钱。 让每一个想融券做空的人,都能借到股票去做空,任意时刻点开软件都能融到券,而不是永远劵源为零。 同时以上制度只在新股实行,老股票维持现有制度不动,搞一股两制。 我觉得这是既能维持股市反弹,又能推进注册制落地,让中国的股民能真正分享到中国经济高增长红利的办法。 老百姓反对的是只为圈钱的虚假公司上市,对真正优秀的公司那是欢迎上市的。 现在的IPO乱象已经到了必须严加审核的地步,但我们不能退回到审核制,注册制是必须要推动落地的。 想利用老百姓的力量来负责审核,让造假的上市公司陷入到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那就必须允许老百姓参与到做空制度,给老百姓和大股东及大资金同样的权利,不让转融通成为少数人的无风险套利游戏。 只要一股两制,新股新制度老股老制度,那就足以推动注册制的继续前进,足以让中国小微创新企业的风投融资不受干扰,同时也影响不到大盘。 因此我今天写下此文,提一点个人建议。 同时顺便告诉大家一声,A股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了,震荡上行会是未来的主基调。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